尤其是最前面一位身骑白马,一身银白明光甲胄的身影,头盔上一抹红缨在风中飘洒跳跃,似是一团剧烈燃烧着的火焰一样。

  这人高大威武,神骏非凡。

  隔着老远,都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威压,似是山峦迎面崩催倒塌碾压而来,令杨大山情不自禁地产生出一种呼吸困难的窒息感。

  这绝对是大人物中的大人物。

  起码是营主级的将军。

  北海帝国的军事建制,为一队十人,十队一卫,十卫一营,十营一部,十部一军,营主将领手底下有千级战力,妥妥的顶级大人物了。

  这一队二十多骑士,策马奔腾之时,爆发出来的气势,简直是堪比千军万马。

  “是公孙将军。”

  “【小战神】公孙白。”

  “公孙将军来救我们了。”

  被扒光了上衣做苦力的朝晖军士兵们,远远地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惊喜万分,不自觉地停下来,压低了声音欢呼起来。

  自从参军以来,自从战争爆发以来,从来就只有他们欺负人,从来没有人敢欺负他们。

  结果一夜突袭,预想中一场碾压般的屠戮和劫掠,却瞬间惨败,堂堂帝国士兵,变成了阶下囚苦力,这让他们如何能够接受?

  如果不是因为云梦人的毒打太厉害,他们早就暴动了。

  现在好了。

  巍山部有名的【小战神】公孙白来了。

  被俘的巍山部士兵们,不由得都喜极而泣。

  有救了啊。

  与此同时。

  云梦营地中的人们,也注意到了远处奔涌而来的二十骑。

  然而和杨大山等人的反应不同,云梦人就显得很淡定了。

  他们站在原地,笑嘻嘻地看着,交头接耳地相互议论着,一副一切都和云梦营地无关的样子,站稳了准备看好戏的样子,让杨大山等人非常的不理解。

  这些云梦人竟是一点儿都不害怕?

  无知者无畏?

  他们怕是还不知道,这白马银甲明光铠的将领,有多可怕吧。

  反正杨大山几人,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。

  希望不要真的打起来。

  否则,他们这些打工者,可就要被殃及池鱼了。

  这时——

  二十骑来到了云梦营地外。

  希律律!

  骏马嘶吼声之中,二十骑徐徐停下。

  动作整齐划一。

  白马银甲,俊逸如神。

  当真是耀武扬威,马俊人威。

  “云梦营地林北辰听着,我家将军乃是巍山部白马营之主,速速出来答话,否则……”

  一位白马骑士吐气开声喝到。

  玄气运用精妙。

  清越洪亮的声音,在玄气秘术的增幅之下,宛如炸雷轰鸣一般,徐徐回荡在整个云梦营地上空,激荡起一层层的气浪翻滚。

  但是话还没有说完——

  啪!

  一道响亮的鞭声,将其打断。

  “啊……”

  洪亮的声音变成了洪亮的惨叫。

  杨大山等人瞠目结舌地看到,那个开口说话的白马骑士,被银色大老鼠一鞭子,直接就从马上被抽了下来,滚落在灰尘之中。

  喜极而泣的俘虏们亦是微微一呆。

  几百张脸的表情,瞬间凝固。

  ∑(o_o;)?

  “大胆孽畜,找死。”

  【小战神】公孙白一见,顿时大怒。

  他肩膀微微一晃,身形已经如闪电一般,从马背上跃起,人在半空,按住腰间的剑柄,杀敌无数的长剑,已经出鞘半寸……

  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潇洒无比。

  然而——

  啪!

  又是一声清脆的鞭声。

  堂堂巍山部【小战神】公孙白,实力何等强大,武道宗师级的战力,巍山部万人大军之中的佼佼者,结果竟是也被银色大老鼠轻描淡写的一鞭子,给抽的飞了出去……

  三尺宝剑直接脱手飞出!

  什么?

  o((⊙﹏⊙))o?

  杨大山等人的眼珠子,差点儿直接就瞪爆。

  “将军……”

  “将军接剑!”

  旁边的白马骑士也是反应极快。

  有人抽出自己的宝剑,抛向半空中的公孙白。

  公孙白人在空中,动作优美,姿势潇洒地施展身法,划出一个曼妙的弧度,伸手一摘,将属下抛过来的长剑握在手中,落地稍稍一顿,又腾空而起!

  “刚才大意了,小老鼠,你给我……”

  他一脸冷笑,出剑如龙。

  剑光映天。

  的确是令人咋舌的剑道战技。

  强大两个字,一下子仿佛是写在了他英俊的脸上。

  然而——

  啪!

  又是一声鞭响。

  只见银色大老鼠这一次一甩鞭子,不但将公孙白手中的长剑给抽飞,更是将公孙白直接缠了起来,绑成了粽子一样。

  “啊,给我开!”

  公孙白大喝。

  他浑身爆出雷光属性的玄气。

  想要将掺在身上的鞭子挣脱。

  但连挣三次,也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长鞭,竟是纹丝不乱,丝毫没有断裂的迹象。

  而这样的动作,一下子就惹恼了银色大老鼠。

  只见这一米高的胖鼠,一脸愤怒的样子,握着鞭子的前肢,就左右轮风车一样甩了起来。

  砰砰砰砰!

  巍山部【小战神】公孙白,就像是一个白色麻袋一样,被甩来甩去,砰第一声撞在这边地面,然后又被甩过去嘭地一声撞在另一边地面。

  冬天被冻硬如生铁一样的盐碱地面上,瞬间被砸出一个个‘太’字形的人体凹陷。

  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阵尘土飞扬之中,银色大胖鼠已经停了下来,前肢手腕一抖,缠着公孙白的鞭子就松开来。

  “噗……”

  英俊的【小战神】滚落在地上,张嘴喷出一口白沫子,灰头土脸,四肢抽搐,已经陷入到了深度昏迷之中,不省人事。

  ヾ(??﹏?)???

  杨大山等人嘴巴张的可以吞下去一个西瓜。

  有几个外乡人把嘴角都张裂流血了,都恍然未觉。

  而那些个之前还喜极而泣低声欢呼的俘虏们,凝固的表情逐渐变化,相互对视,然后一声不吭,立刻马力全开,以最快的速度,开始运送木材和石料……

  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

  仿佛根本就没有什么【小战神】之类的人物出现过。

  云梦营地里的一片哄笑声。

  笑声与营地外那残暴的一幕如此地不搭。

  这笑声之中,杨大山等人嘴角抽搐。

  这一刻,杨大山猛地想起了早上廖永忠说过的一句话——

  “可不要小看光酱哦,它是连武道宗师都可以吊打的王级魔兽……”

  当时还以为这是云梦人对于自己家公子的盲目崇拜而吹嘘。

  现在看来……

  竟然他妈的是真的。

  那个神经病小白脸,命实在是太好了吧。

  竟然可以得到如此强大的战宠。

  怪不得这么嚣张。

  好羡慕啊。

  云梦营地里此起彼伏的哄笑声,终于把外面白马上惊得丧失了反应能力的白马骑士们给惊醒了。

  “大人……”

  “快救将军。”

  “放箭。”

  剩下的骑士,大声地呼喝着。

  他们也不愧是精锐战部的士兵,反应可谓迅速。

  但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  因为当他们刚刚取出手.弩,就见银色大胖鼠身边那头唱着翅膀的小老虎,突然懒洋洋地张嘴咆哮了一声。

  “嗷呜——!”

  略显奶声奶气的吼声。

  听在所有人的耳中,只觉得奶萌有余而威慑不足。

  但对于二十匹白马来说,却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声音一样。

  “希律律!”

  一片惊慌失措的马鸣嘶吼声。

  训练有素的、哪怕是遇到海族巨兽也绝对不会惊慌失措的白色精锐战马,竟是吓得屎尿齐流,尥蹶子将背上的骑士直接掀翻,然后齐刷刷地都前腿一软,跪在了地上,一动都不敢动!

  几十个挖矿军的士兵冲出来。

  这些家伙不由分说,挥动着矿铲,动作熟练而又快速,轻轻松松就将所有的白马骑士都打翻在地,直接扒掉了身上的铠甲,只剩下了短裤!

  就连威名远播的【小战神】公孙白也不例外。

  “哇,怪不得要叫公孙白,屁股果

  然很白呢。”

  “脸也长得白。”

  “呸,该死的小白脸。”

  “嘘,你小声点,咱家公子也是……”

  “你才小心点,叫英勇无敌大元帅。”

  “哦,对对对……呵呵,不是我拍马屁,就这小白脸,能和咱们家英勇无敌大元帅的小白脸相比?”

  挖矿军士兵们将白马骑士捆起来,就又是一顿毒打。

  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声,淹没了云梦营地的大门口。

  正在搬运木材和石料的俘虏们,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顿时一阵阵的心中发寒腿肚子发软,都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噩梦般的夜晚。

  这些云梦野蛮人实在是太残暴了。

  不就是想要让我们做苦力嘛。

  直接说不就行了。

  非要狠狠地毒打一顿。

  我们可都是省会大城的文明人,是可以用语言交流的,非要毒打,好像不打我们,我们就不会好好干活一样。

  哎。

  杨大山等人看着营地外那荒诞的一幕幕,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。

  他们现在终于明白,昨夜在那五百巍山战部士兵身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,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那五百桀骜不逊的士兵,竟然会乖乖地伐木采石。

  云梦人简直是魔鬼。

  “啊,吵死了。”

  营地中央鹤立鸡群般醒目的豪华奢侈大帐中,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出来。

  接着就看身穿着睡衣,头发睡得乱糟糟的林北辰,掀开帐门走了出来,一脸睡衣惺忪,揉着眼睛,气的大骂道:“一大早上的还要不要让人睡觉了,谁在大呼小叫啊,吵死我了。”

  “少爷。”

  跟在身边的王忠凑近了谄笑道:“现在已经下午了。”

  砰。

  林北辰飞起一脚,将王忠踢飞。

  “狗东西,我不知道现在已经下午了吗?本少爷我为了营地殚精竭虑,冥思苦想,呕心沥血,费尽心思……昨晚上很晚才睡的,就不能让我补补觉,好好休息一下吗?”

  “是是是,少爷您说的对,被动怒,动怒对身体不好。”

  王忠挨了一脚,喜滋滋地凑上来道。

  倩倩和芊芊两个美少女,端着漱口水,热毛巾走出来,俏脸含春,媚眼如波,笑盈盈仔仔细细地位林大少漱口梳洗。

  这一幕,云梦营地中的众人,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  但杨大山等人,远远地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嘴角趔趄,竟然让这样的暴力女神伺候洗漱?

  这更加确定了他们对于林北辰的印象——

  纨绔。

  不学无术。

  粗鲁。

  残暴。

  懒惰。

  反正就各种足以形容一个寄生虫一样的败家子的词语,按在这个小白脸的身上,绝对一点儿都不过分。

  至少从他们的角度看到的信息,绝对是如此。

  杨大山陷入到了深深的疑惑。

  这样一个败家子,为什么云梦人还这么爱戴和拥护呢?

  “我是来谈判的……”

  终于,一声屈辱的怒吼,从被打的鼻青脸肿,刚刚苏醒的【小战神】公孙白的口中咆哮而出,道:“我代表巍山战部,来和林北辰谈判……我要求见林北辰……”

  啪。

  一个矿铲直接呼在了公孙白的脸上。

  “老实点。”

  手握矿铲的庄不周,大怒道:“我家英勇无敌大元帅的名字,也是你配叫的?”

  “我找林公子……”

  啪。

  “我找大元帅……”

  啪。

  “我找英勇无敌的大元帅……这下总行了吧啊啊啊?”

  连续被呼了三矿铲的公孙白,哪怕是有武道宗师级的肉身强度,也终于是被呼的两缕鼻血从鼻孔中流淌了下来。

  但好像也是这三铲子,让他脑子里突然开了窍,终于说对了称谓。

  于是,挖矿军指挥官庄不周这才满意地点点头,将他拖到了林北辰的身前。

  “英勇无敌大元帅,这个小白脸说要找您谈判。”

  庄不周恭恭敬敬地道。

  对别人重拳出击,对林北辰唯唯诺诺。

  “咕噜噜……”

  “he-tui-!!!”

  林北辰仰头漱口,然后一口漱口水吐在地上。

  他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公孙白,从倩倩的手中,接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剑仙在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乱世狂刀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世狂刀并收藏剑仙在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