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半仙陷入了回忆之中,“我活了这么久,从未见过如此猛烈的暴风雨。乌云就在头顶之上,伸手就能触及,惊雷不断在耳旁响起,就像撕天裂地一般。在船上剩下的二十余人,都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,但在大自然面前,在天道面前,显得无比渺小。”

  “大海就像沸腾了一样,天空中漆黑一片,一个个巨浪向船卷来,而我们能够做的事只有祈祷。你能想象,一场残忍的厮杀过后,这些精疲力竭之人在甲板上抱头痛哭的样子吗?”王半仙说到这里时,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色。

  萧金衍问:“朱立业呢?”

  “雍王?他坚信自己就是天授之人,站在甲板上,双手迎接雷暴,幸运的是那些惊雷,并没有一个劈到他身上。这点胆量,我还是佩服他的。”王半仙松了口气,接着道:“暴风雨持续了一整夜,终于在下半夜,我们看到了一座小岛,我们的船向岛屿划去,就在这时,空间之中一阵扭曲,整个船变得支离破碎,而我们都落入了海中。好在离海岸比较近,我们费力的向岛屿游了过去。”

  “天亮之前,暴风雨停了。我们清点人数,又有数人在暴风雨之中失踪,而抵达岛屿上的人,只有十一人。雍王和宇文天禄也不知所踪。当我们在小岛上找食物时,一座巍峨的高山,忽然耸立在了我们眼前。”

  萧金衍道:“书剑山?”

  “正是。”

  王半仙道:“历尽千辛万苦,我们终于抵达书剑山。后来才知道,这里是青鸾峰,花香鸟语、高山流水,就如人间盛境一般,很难相信,经历了昨夜的折腾,我们竟能活了下来。然而,我们去找不到上书剑山的路,在青鸾峰下闯荡了两日,两名修行之人找到我们。这些人,个个面黄肌瘦,枯瘦如柴,腰间挂着一柄剑。”

  “剑修?”

  “是的。但我们都认为他们就是书剑山上的神仙,而那剑修也表示,他们奉命前来,为抵达书剑山上的人授道。众人早已被剑修展露出来的修为震惊不已,听到这个消息,大家都雀跃不已,纷纷愿意投入书剑山门下,幻想着将来一日返回中原,将成为天下武功最强的十大高手。他们一个个进入仙人洞府,接受仙人抚顶。我跟李纯铁排在了最后,前面进去的八人,并没有出来,我们觉得很奇怪。”

  “轮到丹青生时,他却表示,男人头、女人脚摸不得,不但没有配合,反而冲仙人吐了一口痰。这引得仙人大怒,就要迁怒于我们。我们见状,逃了出来。我和李纯铁还怪丹青生惹恼了仙人,失去了长生的机会,丹青生却不以为然,说他预感到洞府之内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那时我们已被长生之道蒙蔽,准备第二日去给仙人道歉,然后重新接受抚顶之道,当天晚上,我们偷偷回到了仙人之处,结果却在洞府后发现了这八人。这八人中,有七人一动不动,已经失去了性命,李纯铁上前一碰,他们便灰飞烟灭。只有一位璇

  玑道长,他奄奄一息,告诉我们,所谓的仙人抚顶,传授武道,根本都是假的。而这些书剑山的上剑修,想要的是他们的境界修为,而他们修为,对书剑山上仙人来说,是最美味的食物,说完后,璇玑道长就死了。”

  “我们三人害怕极了,准备逃离这座小岛。可是,刚要离开,却被一名剑修察觉。他一路追杀我们,也不急于杀死我们,就像猫捉老鼠一般玩弄我们。我们逃了一天一夜,回到了先前海边,丹青生预测了许多可能,但无论哪个结果,我们都无法逃脱被杀的命运。最后,他玩够之后,将我们逼到了一处角落,千钧一发之时,山顶之上坠落一块巨石,砸向了那一位剑修,那剑修挥剑去劈向巨石,李纯铁抓住机会,使出平生所学,一剑削掉了那剑修的半个脑袋。”

  说到此处,王半仙依旧满是惊悸之色,他又道:“虽说这一剑有些偷袭的成分,但剑修武道已是人间巅峰,六识辨八方,面对我们时,还是大意了。老李能杀死这样一人,也足以吹嘘一辈子了。”

  萧金衍听到师兄当年还有这等风光之事,却从未听他提及过。

  他见识过剑修的实力,那时的李纯铁才不过是通象境,以通象杀三境外,虽说偷袭,但确实了不起。想到此时的李纯铁已经死去,心中不由戚然。

  “由于来时的船已经破损,在我们苦于无法回程之时,朱立业和宇文天禄出现在我们面前,与他们同往的,还有一名麻衣剑修,听朱立业说,此人是书剑山特使,来随他入人间一统大业。当时,我清楚的记得,宇文天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侠萧金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三观犹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观犹在并收藏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